静静的世界

本站编辑玄幻仙侠人气:833最后更新时间:2021-06-24

 我师父秋涛一叶,江湖上十分地有威望,我们住在秋苍山上,我说的我们
是指我,我师父,还有我师母。

  秋苍山上有一个湖,湖水很干凈,有人说水至清则无鱼,这个湖裏的鱼却多
的数不清。

  我师父是一个刺客,他的绝技是把叶子当作暗器,他杀一个人很容易,因为
他的叶子够快,够锋利,够準;最重要的,是他懂得怎麽样隐藏自己。

  没有生意的时候,他和师母泛舟湖上,师母弹一首好琴,我师父不通音律,
听得无聊的时候,他就用叶子「钓」湖裏的鱼。

  我师父的武功如此之高,但是江湖上都知道他没有徒弟,因为他说他不收徒
弟,他说他只是一个刺客。

  但是他收了我这麽一个徒弟,虽然他从来没有教过我武功。

  关于这一点师父的解释是「命中注定」,师母的解释是「不学最好」。

  我说师父那不如你不作我的师父,我认你作义父好了;因为我觉得师徒这个
关系实在是靠不住,尤其是没有传授关系的师徒,而义父的话,将来还能继承遗
产,一想到他可能有的财富真是睡觉都要笑醒。

  但是我师父老奸巨猾,肯定识破了我的诡计,他说时辰未到,命中注定。

  我这样听了他十几年,终于明白了这个时辰永远也不会来临了。

  也许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教过我武功,也许因为他从来也没有教过什麽东西,
他所做的只是把我捡回来,然后让我自生自灭。

  所以我从小就有点恨他,让我奇怪的是为什麽像师母这样一个端庄贤淑的美
丽女子,竟然会嫁给他。

  他长相平庸,甚至有点面目狰狞,虽然不至于把人吓跑,让人心生寒意真是
轻而易举。

  除了武功高强以外他真的是什麽优点也没有,但是武功高强也许真的说明了
一切,我记得他把叶子捏在手心,眼神专注的时候真的产生了一种气势,这时候
师母会出神的看着他,也许这就解释了我的疑惑。

  我的生命是如此无聊,直到那个夏天的晚上,我第一次靠在墻角,听着房子
裏传来的婉转娇啼,血脉喷张。

  师母略带哭腔的呻吟向无数利刃让我不堪忍受,我跳进湖裏,冷却了我的亢
奋,但是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平静下来。

  师母在我眼裏变得那麽地迷人,每个晚上我躲在墻角,等待熟悉的呻吟的出
现,然后想象着她的样子,伴随她一起高潮。

  师父有了生意,江南梅鹤的声望在江湖上不是很响,这一次有人花十万两买
他的人头,着实让人意想不到。

  师父走得匆忙,他说这一次不会很久,大概3天就能回来。

  他问师母要带点什麽,师母摇摇头,她说早点回来;师父象征性地问我要带
什麽,我说武功秘籍,然后他摇摇头,下山去了。

  3天以后关于师父的噩耗在江湖上传播开来,江南梅鹤原来是当年的丹顶毒
王,唯一的儿子被师父杀死以后,他在江湖上消失,没想到跑到江南去改姓换名
,这一次他请来了另一个很有名的刺客荆雪。

  这一次师父没有隐藏自己,他用飞页刺中了床上的假人,自己却被形同鬼魅
的荆雪利刃灌喉。

  师父一直对我说命中注定,到他死了我才真的相信事情真的是命中注定。

  我觉得他的死如同我的生一样,一切开始变得丰富起来。

  我终于可以放心地握着师母的手,对她说「不要再伤心了」

  然后把她轻轻拉到自己的怀裏,那种感觉很微妙,但是我心裏却知道这仅仅
只是个开始。

  七天后的晚上,师母正煮着我今天刚抓上来的那条大鲤鱼,说起这鱼倒也奇
怪,停在水裏一动不动,我轻松地把它从水裏捞出来,除了嘴巴还一张一合,还
是一动不动。

  这条怪鱼成全了我第一次成功捕鱼,师母见我抓了这麽大一条鱼,似乎都有
点吃惊。

  「还没好啊,我都饿了。」

  我在一旁催促,一边欣赏着师母优美的背影。

  「快了快了,这是不是条死鱼啊,怎麽动都不动的?」

  师母也纳闷。

  「可新鲜拉,我抓的时候它还一跳一跳的呢。「要是让她知道我抓的是那麽
一条木鱼,还不被她耻笑?只好撒个无关紧要的谎话了。鱼煮好了,师母解下围
裙,拿出一瓶酒来。「好香啊,今天喝酒啊,太好了!」

  酒醉红颜,要是能把师母灌醉的话……难道今晚就是实现我梦想的日子?鱼
香,酒香,人更香。

  三杯下去,师母的脸微微泛红。

  「师母,你喝醉了真美,比平时更美了。」

  此时不花言巧语,更待何时?「油嘴滑舌!」

  师母向我笑道,「这麽点酒怎麽会醉,你师母可是江湖上有名的女中酒侠。


  我觉得事情要坏,似乎她真如她所说的那样,和她又干了几杯之后,我发现
红颜未改而我已经有些头晕了。

  师母笑着给我夹了一大块鱼肉,道:

  小毛孩子,知道师母的厉害了吧。

  「种事情真是始料不及,对我的男性尊严都是一种蹂躏,最重要的是计划
看来要破产,不喝吧,尊严是没有了,机会也死没有了;喝吧,看样子只是逞一
时之勇,一想到自己醉倒在地的样子,真是奇恨难饶。夹起那块鱼肉放进嘴裏,
忽然咬到一颗圆圆的东西,一咬就碎,有股液体溢出来,苦苦的,看看师母微笑
地看着,只好硬着头皮咽了下去。又是一杯饮尽,一股暖流顺舌喉而下,到了肚
子裏,突然感觉腹中像被点着了火一样灼热起来,师母见我满头是汗,忙过来问
怎麽了。我指指肚子,只说声「热」,再也说不出话来。

  那火焰霎时烧遍全身,我沖出屋子,疯狂地扑进了湖裏。

  身体骤冷,低头看到自己肚子裏竟然红光闪闪,游到岸边,红光渐渐冷却,
师母正焦急地跑过来,拉着我的手,问:「怎麽了,啊?」

  「没事了,现在没事了。」

  我还处于刚才的奇异想象裏面,虽然身体已经不再烧灼,腹部丹田裏面却有
种汹涌澎湃的感觉。

  「可能是刚才那块鱼肉,吃到了奇怪的东西。」

  我说.

  「什麽东西?」

  师母忙问。

  「我也不知道,感觉是圆圆的,一咬就碎了,流出来一股苦苦的液体。」

  「真的?」

  师母显得很激动,她紧紧抓住我的手,「来,你现在学你师父的样子,发一
片叶子看看。」

  虽然觉得十分奇怪,我还是拾起一片叶子。

  「就打那条鱼,你要想着把它打到。」

  说也奇怪,拿着那片叶子,当我想着要用他来杀死那条鱼的时候,我没有觉
得好笑,我的心裏觉得很真实,好像那条鱼已经死在我的叶子下面。

  师母说我当时的样子很像师父,但是看上去我们又不一样,她说她不知道哪
裏不一样,后来我告诉她,其实很简单,谦虚地讲,我比师父帅了那麽一点点,
所以不一样。

  她点了点头,笑着告诉我其实不只是一点点。

  我就这样拥有了师父曾经拥有的高强武功。

  至于我到底吃了什麽,我始终没有明白。

  师母说师父也是因为吃了那个东西,所以他隐居到这裏,这麽多年他一直没
有再吃到。

  这些事情让我彻底地相信命中注定,我师父知道这个道理,遗憾的是他只知
道命中有那麽一个注定,却不知道到底命中注定了什麽,否则他也不会死。

  师母对我的